麻豆传媒映像在线

“太……太凶残了……”

罗王城的上空,罗生杀剑彻底展现了什么叫做霸道,什么叫做凶残,什么叫做杀伐由心。

堂堂灵炉境强者,罗王城的高层,竟然就这样在众目睽睽之下直接被撕了!?

“疯了,真的疯了,他……他不也是罗王城的人吗?怎么会?”

“蠢货,你懂什么?这才是真正的罗生杀剑,他要杀人,百无禁忌,从来不问你是何人,同是罗王城血脉又怎么了?照杀不误。”

“的确是他的风格,这柄杀剑果然还是如当年一般啊,谁招惹了他算是倒了大血霉了。”

众人惊叹,对于罗生杀剑,八大王城都有着各自的恐怖记忆,尤其是此次出使的人当中,不乏经历血案却又苟活下来的。

一辈子的噩梦,如今又活生生的重现了。

这一切都是因为王穹。

这个无比神秘的少年竟然能够让传说中的罗生杀剑为了他,不惜大开杀戒,甚至斩杀同族,简直堪称奇迹,不可思议。

顿时,一道道目光投向了王穹。

“卧槽,原来真这么牛逼!”王穹双目圆瞪,有些恍惚。

娇艳的眼神让人陶醉

他发现自己到底还是低估了罗生杀剑的凶名,这真的是个疯子啊,根本不管什么场合,大局,对象……想杀就杀!

实际上,罗摩还什么都没有干,也就喊了两嗓子,做出对王穹不利的架势而已,这都被宰了。

事实上,他死得有点冤。

如果罗摩知道自己会是这个下场,他绝对不会为叶天出头,更加不会针对王穹。

要知道,就连融器境都无比稀有,修行不易,更何况是灵炉境高手。

能够走到这一步,不知道耗费了多少资源和机缘,容易吗?

若是知道自己今天有殒命之险,无论如何,罗摩都不会从万里之外赶回来。

和自己的性命比起来,叶天的婚事算个屁,他就算整个人都绿了也不关他的事。

然而,一切都没有重来。

如今的罗摩已经是个死人,而且到处都是,散落在罗王城各个角落,是拼都拼不起来的那种。

“太狠了,比还狠。”

王穹忍不住赞叹,突然,他觉得底气又足了起来,腰板都不自觉地挺了挺,目光扫过,透着一丝傲然与冷意。

“麻痹的,刚刚谁要动我的,怎么踏马都哑巴了?”王穹跟打了鸡血一样,突然嚣张起来。

他横眉冷对,讥诮的目光扫过每一个人的脸庞。

“一帮崽子,老子现在就站在这里,来动我啊?”

说着话,王穹不跑了,双手叉腰,一步踏出。

“麻痹的,刚刚一个个不是都挺厉害的嘛,一帮傻逼,看什么看,就骂你了,怎么着?来动我啊,你动我一个试试?”

王穹指着叶天身后的许剑修破口大骂。

这位灵炉境被他指着鼻子,骂得五官扭曲,嘴角抽搐,双目喷火。

他很想一巴掌拍死王穹,然而余光所及,罗生杀剑虎视眈眈,瞬间让他心中的怒火熄灭了。

这尊煞星连同族高手都敢杀,更不要说是他了,真的动起来手来,他的实力还不如罗摩!

“你嘴真欠!”罗青沅躲在王穹身后小声嘟囔道,她抬眼看了王穹一眼,旋即又补充道:“不过我喜欢。“

王穹心头一动,向后靠了靠:“表白的事,等回头没人的时候再做。”

“呸……谁跟你表白了……”罗青沅银牙碎咬道。

两人虽是窃窃私语,可在场的人都是高手,细弱蚊虫都听得见。

一个个都看傻了,谁也没有想到事情会发展到这种程度,有了罗生杀剑的王穹简直嚣张到了极点,不仅仅指着灵炉境高手的鼻子叫骂,居然还跟罗青沅打情骂俏起来,简直将他们当成了死人。

“我决定了,此人以后就是我的偶像,太牛逼了。”

“我踏马快疯了,这个王穹到底什么抬头,为何如此牛逼?”

“这辈子如果能够指着灵炉境高手骂,就算死,我也值了。”

年轻一辈看得是热血沸腾,不过也有人神色不对,目光投向了叶天。

这位光明学宫大师兄憋屈到了极致,从王穹出现开始,就处处吃亏,气势接二连三地遭到削弱。

可以说,今天之后,叶天的名声必定会遭遇前所未有的打击。

毕竟他不仅仅顶着一定绿帽子,还有疑似与黑暗教会有染的帽子,洗都洗不干净。

想到这里,不少人都流露出同情的目光,自己的未婚妻在跟另一个男人当众打情骂俏,自己却只能干瞪眼,这样的耻辱,恐怕也只有光明学宫大师兄能够忍受,也是牛逼。

“小崽子,你看你麻痹?我跟自己媳妇说悄悄话碍着你了?”王穹斜睨,指着叶天破口大骂。

有罗生杀剑撑腰,他嚣张到了极致。

叶天恨怒欲狂,甚至有了一种想要跟王穹拼命的冲动,却被三皇子压住。

“本王劝你不要太嚣张了。”三皇子沉声道。

“三皇子殿下!”王穹神色一正,道:“我就是这么嚣张,要不你来动我?”

“……”

罗王宫内,一片死寂,众人已经麻木了,胆敢在三皇子面前如此嚣张的,倒退十年,恐怕也找不出来第二个。

王穹根本不在乎,这三皇子显然是站在叶天那边的,两者早已注定是敌人,既然如此,他还那么客气干嘛?

“罗生,你不要逼我出手!”

就在此时,罗洪天的声音响彻天地,他震怒无比,眼中怒火腾腾。

一位灵炉境高手是何等珍贵,就算在王城之中,都算得上是重器,足以称雄一方。

历代以来,但凡有古老遗迹或者是天地重宝出现,灵炉境都是顶尖争夺者。

如今,罗摩就这样死掉了,死在自己人的手中,这让罗王城上下都感觉震惊,憋屈以及不可思议。

罗洪天面色难看,他扫了一眼王穹,发现自己还是低估了这个少年。

或许,从一开始,他就应该平和的处理这件事。

不过事已至此,已经没有任何回头的可能。

“我说过,谁动他,谁就死!”罗生杀剑身形闪烁,出现在了王穹身前。

轰隆隆……

罗洪天一步踏出,他的身后隐隐间浮现出一座虚无的门户,如同水波铸就,涟漪散乱。

洪门!?

“罗洪天要出手了?在罗王城?我滴妈啊……不会吧……”

“罗洪天的能力号称一人葬一国,如果真的出手……我们还有活路?”

“他真的打算在罗王城动手?他的力量一旦爆发,会引起怎样的后果?”

众人惊悚,尤其是七大王城的高手,甚至在出言劝阻。

然而,堂堂罗王,威严霸道,既然杀心已动,岂可挽回。

“快走!”罗生杀剑轻语。

王穹点了点头,目光斜睨,再次放声道:“老子现在就走,看哪个傻逼敢动我。”

说着话,王穹抓着罗青沅的小手刚要转身。

噗通……

一声沉闷的响声惊起,罗生杀剑身形踉跄,在他眼前直挺挺地倒了下去。

他重伤刚愈,岂能久战,此时终于支撑不住。

然而,这一幕实在是出乎王穹的意料之外,他顿时傻了眼。

不仅仅是他,所有人都愣了一下,很快,一道道凌厉不善的目光落在了王穹的身上。

“哈哈……怎么……这么尴尬……我刚刚就是跟大家开个玩笑……”